砚盛

依旧碎碎念

花與少年™:

说些很小的事,例如说只是让个位给带小孩的家长。帮环卫阿姨推下她被卡主的工作车。扶下老人家下下公车。捡下别人不小心掉的东西还给对方。人流多的时候下意识护下孕妇一个空间。跑去找地铁工作人员说地铁口突然癫痫发作倒下的人,告诉别人坐哪种交通工具等……
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人好,相反熟悉我这个人都知道我其实对陌生人性格很冷漠,而且对别人的敌意善意也比较敏感。
可是,就身边,可以帮下就帮下不是么。
再说个很小的事,以前我等车时开瓶水,不过那个时候我确实拧开不了这瓶矿泉水的盖子,突然一个初中生(还是小学生?)直接过来帮我拧开盖子。我吃药后其实人会有一段时间有些迷糊,过马路的时候一个阿姨突然拉住我,躲过一辆疾驰而过的电动车还被她唠叨下次要注意啊。一个白领和我说包包忘记拉好了……很多都是很小的事,无论他们是那个阶层,我们彼此都是陌生人,其实很多也就是顺手帮一下。人与人之间很奇妙的,像一个小轮回一个很简单的善意,可是彼此获得实际的快乐。
例如说“哇,今天真幸运”
当然,注意坏人。对陌生人防范之心还是要有的。

评论

热度(123)